懒癌晚期,辣鸡水平
cp洁癖超级重

【狗崽】你认识过我吗?

大天狗视角

医生狗x病人崽



1.

你 认 识 过 我 吗?

他坐在床上,一字一句的问我,手指攥紧被子的一角,眼神显然是不信任我。

我 认 识 你 哦 。

我有时候会用他说话的方式回答他。

这话我总是听了很多遍。

2.

我的病人,妖狐,两个月前住院。

他脑子出了点问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失去记忆,也叫反逆性健忘短期记忆丧失。听说是他成年之后才开始失忆,一开始也没想着来医院治疗,挺缺心眼的,还好有他几个朋友,将他送来,他却不情愿,直到前两个月终于决定要治疗了。

我刚好成为了他的主治医生。

早治早治,治完大家都解放,我有点厌倦现在每个星期都要对他说一遍:“你叫妖狐,你失忆了,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大天狗。”

而他听完会点点头,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说道,是这样啊。


3.

我本来是不想提我的过去,但是为了故事情节的顺畅,我还是要说一下。

当初大学毕业,结交了一群比较重要的朋友,有男也有女。幸运的我们被同一家医院应聘了,跟我留在脑科的有荒和小鹿男,其他人都则是分到其他科了,但我们还是会聚在一起。

荒有时候会来看看妖狐的治疗情况,并不是为了关心,而是来嘲讽我的能力,作为兄弟间的调侃。但我会反驳他,说:“妖狐这病比较难解决,你行你就上,治好了我这月奖金给你。”

“不稀罕你的奖金。”

他叨叨着,说我太正经了,调侃都不知道。

4.

妖狐这人一开始挺怕生,但后来渐渐和其他人混熟了,记忆能力也从一个星期变为了一个月的储存量,情况在渐渐好转,我以为这样下去一定可以治好的,他却有天告诉我,他不想治了。

“作为你的医生,这个建议我并不赞成,你没感觉到你的记忆在恢复吗?中途放弃可不是个好习惯。”

我质问他。

也许是被我比平时严肃的样子吓到了,他低头道:“我感受到了啊,大天狗医生。可是,可是....”

他从枕头边摸出一张银行卡,抬起头看着我,说:“我请夜叉去帮我查查看银行卡的余额,发现,再治我就没钱付医疗费了啊...”

“两个月没工作了,公司也不给带薪假,这两个月的工资我可是一份也拿不到,银行卡里的钱是我存着买房用呢....”

“这样,”我抽走他手里的银行卡:“医疗费我帮你垫付,病你还是要治,知道吗?”

“这不好吧?”

“将来还我。”

5.

我想过帮他垫付,但是没想到居然说了出来。虽然妖狐会还吧,但是要还多少个月也不知道。

再次为我的说话不经大脑而懊悔。

但是,如果妖狐放弃治疗,这将成为我职业生涯中的一个污点:我接手的病人从来没有治疗失败的,如果妖狐放弃了,那这也是我的第一次。

我不会让它发生的。

至于白白花出去的钱,用妖狐被治好的理由敲诈安倍晴明一顿就好了。

6.

“呐呐,大天狗医生。”

“怎么了?”

“你觉得,我什么时候能被治好啊?”

“现在,”

“真的吗?!”

“那是不可能的。”

难得中午的空闲时间,我想着要干些什么,最后还是来了妖狐这,顺便把午饭解决了。

医院的病人伙食差得很,不能正常进食的随便喝点粥,能正常进食的就吃点饭,肉类没有,素菜倒是一大堆。

医生是任劳任怨的对象,自然或是要比他们好上许多。

以上就是为什么妖狐会盯着我的饭菜的原因。

“不行哦,要先把药吃了。”

我的手及时堵住妖狐朝我筷子咬向来的嘴。

最后还是给他吃了。

7.

前几天终于见到了妖狐说的朋友。

一个高高的,不好好穿衣服的暴露狂。

另一个比上一个矮很多,是一个很喜欢扮可爱的男孩子。

我深深的怀疑这就是妖狐的朋友吗,看起来不像。

“哦,傻叉你来看我啦!”妖狐看到我带两人来了,放下了手里的杂志,对这那个暴露狂打招呼。

“还有般若!”

我和那两个朋友不熟,混不进去,所以我还是退出了房间,把时间交给了他们。

8.

“最近病好些了?”般若开口第一句话。

“嗯,遗忘的速度变慢了。”

“喂,二突,我又去查了一遍啊,怎么最近你的钱不掉啊。我想着余额为负的时候你还回来求我借点钱给你呢。”夜叉说。

“啊,医疗费大天狗医生帮我垫付了,人超好的。”

“现在会有医生那么好心?”夜叉不可置信的问道。

“要么是那医生和你相处的挺好,要么就是有不可告人的原因。”般若点点头,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

“嘿,那我上次住院,有一个小医生对我也挺好的,他给我检查身体的时候,我闲着无聊给他讲了我的英勇事迹,结果他挺关照我的,经常给我吃好药啊,说好得快。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你什么英勇事迹?高中时因为和妖狐打赌输了,跑去高三男宿舍偷内衣结果被宿管阿姨轰了出来?”

“怕是那小医生被你蠢哭的。”


tbc.

我,我就tbc啦。


评论(1)
热度(65)

© 苍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