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辣鸡水平
cp洁癖超级重

【刀剑乱舞】来到了一个奇怪的本丸

私设男审神者

全员无cp向

这篇是@璃漓 的点文

我,白石苍濑,20岁三好大学生,性取向虽然可能弯,但我绝对不是那种会暗搓搓偷窥校草洗澡的猥琐人物。我保证,我上辈子绝对没有做个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最不幸的事情还是降临到了我的身上。

那就是接手了一个暗堕本丸。

对,就是暗堕本丸,你可别以为会有这种审神者感化暗堕本丸里的刀剑男子,然后被感化之后,刀剑男子们都爱上了新的审神者,来了一个几十个人(?)的群p诸如此类的剧情。

我跟你讲,这都是放屁。

还是特别响的屁。

你感受初次来到暗堕本丸的当晚就发现被窝里藏着几个刀剑男子的恐惧吗,特别是鹤丸国永,晚上反光可吓人。

在伸手不见的夜晚里你爬起来摸索着去厕所时碰到了在这里守你的大俱利伽罗,只听到声音,看得见眼睛牙齿和白色睡衣。

我差点没心肌梗塞。

虽然我来到这里也是政府派给我的任务,去感化被暗堕的刀剑男子们,但怎么看都得是出卖肉体才能做到的事情。

我的灵魂不愿屈服在这里,我的灵魂在呐喊!在叫嚣!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记得初次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发现这个本丸已经全刀帐了,但是,这个本丸并没有生机,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也很气氛严肃,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暗堕本丸,我还傻愣愣的想,这个本丸的前审神者是不是特别严肃,才会导致刀也那么严肃。

是的傻子就是我。

后来看到他们暗红色的眼眸我才恍然大悟。

政府,我想回我那个本丸。

政府拒绝。

收到政府消息后的我颤颤巍巍的把信撕了,撕成小片,像电影里的特务一样,把它们如数塞进嘴里咀嚼,顺便还喝了一口秋田递来的茶,就着茶咽了下去。

这样就可以毁尸灭迹了。

不是很懂前审神者的后宫梦,我琢磨着吧,他要么比太郎还高,想着后宫都是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小受;要么比山姥切还矮,想着后宫里的攻对他百般体贴。虽说这个游戏是女性向游戏,也没见过脑补这么厉害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np?

其实我站1v1啊先生。

想到这,我有点恶寒,加快了手上工作的速度。不得不说,这个本丸真是特别的穷,在来到这里的第二天,我在后院发现了重伤的五虎退,看起来是已经重伤很久了,刀身有点生锈,我抱着五虎退,想去给他手入,经过系统提示才发现这个本丸什么资源都没有,如果有也只能够搓一个刀装。

我亲爱的前审神者先生,你到底是怎么去经营这个本丸的?

出于迫不得已,我只好挤出了点资源搓了两个刀装出来,让一些轻伤的刀拿着去远征要饭去了。

你们一定要给阿爸带回来好多好多的资源啊!

我朝远征部队挥着手。

结果总是不尽人意,带回来的只能够一把太刀从中伤治愈到轻伤的资源。收下资源,我准备让其他几把刀去远征,转头去找一期一振要刀装,后者则头一转,双手一摊,用一种很淡定的语气告诉我。

“刀装啊,吃了。”

我给你们讲个笑话,我们明天真的要刨本丸里的土吃了。

经过何等复杂的过程,本丸里的刀总算是全部痊愈了,第二天我没有选择让他们出阵,全都赶去内番,毕竟我做不到像非洲人那样拿着个土盘啃。

感觉身体被掏空,真的。

窝在被窝里,困意向我袭来,我转了个身,巨大的疲劳使我很快就入眠了。在梦里,我又回到了自己的一号本丸里,我仿佛看到烛台切端着味增汤在向我招手。

啊......麻麻一号的味增汤.......好喝.......

“那家伙睡着了?”

“去把他叫起来吧。”

“不用了,”压切长谷部把白石苍濑被拉开的房间门关上,制止了还想把门打开的太鼓钟,道:“那家伙很累了,就让他睡一会吧。”

也许只有一点,也许白石苍濑感觉不到,但这个本丸确实是在变化,慢慢恢复成一开始的样子。

梦中惊醒的白石苍濑:呜哇我看到烛台切二号逼着让我喝有土的味增汤!

end.

立个flag

抽到大天狗我就飙车,什么车都行

前提是我要抽到。

【突然无奈】

过气po主怒加标签只为求热度

评论(8)
热度(137)

© 苍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