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辣鸡水平
cp洁癖超级重

【三日鹤】最后的遗嘱

编辑鹤的视角

这篇也是超级短

这篇是@梦璃玲  想看的鹤视角



在那天,我喜欢的人去世了,在圣诞节的前一天。


他叫三日月宗近,是我负责的作家,同时也是我的恋人。


我们是在三年前一家小餐厅里相遇的,在他的传记里有提到。


第一次见到他,我想,像他这样的人,也许去当个偶像会不会更不错?心里这么想,口上也这么问了,当时他听到我的问题,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再接着笑着对我说:“作家和偶像,我更喜欢做个作家呢,我喜欢我的文字里流露出的感情是真实的,看我文章的人也是真实的喜欢我的作品,这样的话,我也许会更满足吧。”


是这样啊.....


也不错嘛。我喝了一口咖啡,在心里对他评价道。


接下来他则成了我负责的作家,从一开始我就很喜欢他的作品,变成了我负责的作家简直不能更好,问过同行,三日月没有给他们发过稿子,我松了一口气,有点侥幸,带着点欣喜和激动。


就像这个宝藏是被我发现的一样。

是的,三日月就是我的宝藏。

在那之后,他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最初向我投稿的作品出版之后,他的人气一路飞涨,增加的不只是书迷,还有颜粉。有一段时间,去公司的时候,可以看到一大堆给三日月的礼物,一旁的同行安慰的拍着其他男性作家的肩膀,说着那些“没事啦虽然你颜值不高礼物也没三日月多但你还是有一大堆书迷和cp粉啊”这样的话,但我觉得,这更伤人了。


叹了一口气,将礼物全部收好,我准备将这些全部都丢给三日月,下班之后,可以看到一个银发的男人一手夹着公文包一边拖着一个大袋子行走,背景是刚升上来的夕阳。


第二天回到公司的时候,我看到那几个依旧熟悉的人在我的办公桌旁,以及依旧熟悉的小高山。


三日月,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但是,三日月依旧是颜粉心中的偶像,她们可以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妄想之中,但她们没有机会和三日月成为恋人了。


因为他的恋人是我,斯密码森,我提前一步去攻略三日月了。


在表白之前我有很多的顾虑,比如,三日月他的性取向是正常的;又或者,三日月喜欢男人但已经有喜欢的对象了;还有一种就是,会直接的拒绝我。


如果第一种可能是真的,他会不会觉得我恶心啊?

接着就是,他辞退我,找到了一个新的编辑,继续过上了如同从前的生活,只是在他的生活中少了一个我,而我被抛弃后,生活失去动力什么的。


我的好哥们听了我的想法后,表示,我不去当作家真是可惜了,还是写言情狗血的那种,纯爱狗血也不错。


我听他这话一笑,我承认我的脑洞很大,编辑嘛,在我们的责任中,也要为失去了灵感的作家送去灵感。但我对作家这个职业并没有兴趣。


但我的顾虑都是多余的,三日月答应了我。


相遇后第二年的冬天里,我俩站在一家超市的咖啡馆旁,我对他说出了藏在我心中的话,于上一次相同,他先是疑惑的看着我,再笑着对我道:“可以啊。”


我听到整个世界都寂静了。


“哦...哦.....”半晌,我才吐出两个字来,转头不去看他,心里紧张的要命。


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啊。


“鹤要牵手吗?今年冬天很冷哦。”


“哦......”


我承认我是第一次恋爱,你说我老处男也不为过,在人生的二十四年里从来没有像现在有这样的悸动,我突然明白了大学时候宿舍上铺兄弟的话。




“恋爱啊......也许就是那种,两个人都彼此喜欢着对方,想把最好的都给对方,与之前的人生有着不同的体验?”


“诶......哪有那么回事嘛....”下铺的我翻了个身,不去听上铺男生的话,闭上眼睛入眠。




但我现在是懂了。


两个人牵手,心灵彼此相通。


“我们去那边看看?”


“好。”


三日月这个笨蛋,也许他不会记得这些事吧。



这件事被我的父亲知道了,他当时是可以说是火冒三丈,我跪在他面前,静静的听着他的训斥。


五条国永,我的父亲,是个很严厉的人。


我们家族可以说是很有钱的,更直接点的话,那应该是女孩们说的霸道总裁,富二代世家。


家族里的人大多都是公司的高管,而我却是一名编辑,这让我望子成龙的父亲很失望,当时还是跟他大吵了一架才放任我出来做的。


可他的儿子又变成了同性恋,这让他失望至极。


在这个故事的最后,他向他打了电话,分了手,从此两人就再也没有联系。


命运让他们遇见,又让他们分开来,真是最恶劣的恶作剧。



“著名作家三日月宗近,于2016年12月25日,在家中服安眠药自杀。据他的编责提供的消息,在去世前曾发给了编责他人生传记的最后一章,里面涉及三日月宗近的前任恋人..........”


“哼,真是个懦弱的男人。”我的父亲看着新闻,评价道。


我没有回话。


三日月他,其实曾经有过抑郁症,在他的第三部作品发作时,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大堆水军,到处散播着谣言,那件事对三日月的影响很大,抑郁症也就此发作。


我的拳头握的更紧了。


“辞掉你的工作吧。”父亲喝下一口咖啡,转过头对我道。


“是。”我不知道我以后的人生将会走到哪里去,从和三日月分手那刻开始,我的人生就好像已经掌握在我父亲手里了。




我想,人都会有那么几个底线,现在我承认,不出意料的,三日月就是我的底线。


成为了我心里永远的那道底线。



end.

“哼,真是一个懦弱的男人.........”父亲背对着我,这话是对我说的,我觉得这话似曾相识。

“身为父亲,我并不希望你不幸福,所以......”父亲说到这,声音有些停顿,咳嗽了一下,继续说道:“和他出去吧,离开我的保护罩,你也该长大了。”

他?谁?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旁的门被来人打开了,我转头看去,印入眼帘的是我熟悉的蓝发,那人笑着看着我,开口道:“鹤啊,我回来了。”

就好像一眼万年。

——————————我是后记的分割线——————————


写完啦,整整敲了我两个小时。

后面瞬间be改he?

蛤蛤蛤蛤蛤蛤怎么可能前面都打end了【超级坏】



评论(4)
热度(35)

© 苍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