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辣鸡水平
cp洁癖超级重

【三日鹤】最后的遗嘱

作家爷的自述

小虐怡情

超级短

真的超级短





呐,我曾有一个,喜欢过的人。

他叫鹤丸国永,他是我人生二十六年来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的恋人。

他很好看,他的眼睛里有满月,喜欢搞一些恶作剧,每次总会笑着问我吓到了吗。

其实不然。

他的恶作剧,从来不会吓到我,而我每次也会装作被吓到的样子,可是,他每次都不是很开心。

我们在三年前相遇,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名,手里也只有一部刚写出来的稿子,而他是一个有名的编辑,我尝试着向他投稿,我在赌,赌他会不会在茫茫人海中看到我。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都没有回信。

直到在一个月之后,我才收到他的回信。

“啊啊啊果咩,最近太忙了忙着审核稿子现在才看到呢,个人认为挺不错的,有机会我们两个当面谈谈?”

发给我的邮件只有短短的两行字,我却欣喜的不得了。


有希望。



三天后,我们在约定的那家餐厅见面,事前看过他的照片,给人的感觉很阳光,应该是个好说话的人,可我却蛮紧张的。

关乎人生以后走向的......

“哟!你是三日月宗近对吧?”一个人在我面前的座位坐下,十分自来熟的样子,他摘下了他带着的帽子,我认出来,这就是鹤丸国永。

“是的,我是三日月宗近。”

从那时起,属于我们的缘分就开始了。


在第二年的冬天,他向我告白了,而我也答应了。

没什么好惊讶的,我们就这样相恋了。


我喜欢他的一切,一切都喜欢,他笑的时候,他认真对我说话的样子,戴着眼镜低头看稿的样子,睡觉的样子,就连哭泣的样子我都很喜欢。抱他的时候,脑袋里也只想着他是我的。

这么好的人,是我的呢。

但是,没有永恒的爱情。不知听谁提起过:初恋是没有结果的,无论双方有多么相爱。也是没有结果的。

曾经不信过,但现在也实现了。我皱眉看着他发来的消息,短短的五个字,那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我们分手吧。

我曾以为他会当面跟我说出这句话,但他没有,而是选择用短信这个方式,我想,还是不敢面对我吧。



心脏好痛。

呼吸,困难。

想哭泣却发不出声音。



我打开了我那部用来写作的笔记本,目光在新建的文档上,之前一直在写关于我从默默无闻走到成名的传记,今天打算写最后一章,手指敲着键盘,我也不知道该写什么好了。沉思了一会,我想,也许我会把关于我和他的故事写上去,但我并不想让他的生活受到不该受到的干扰。

但我还是写了,就当是留作最后的纪念吧。

我的话匣子好像打开了,关于他,我有很多话想说,我写我们相遇,接着写我们相恋,再写我们分开,一切的情节都是那么自然,都变得流云似水,敲打下最后一个字,我松了一口气,把这份稿子检查过之后,就把它发给我的编辑了。

我现在的编辑并不是他,而是另一个编辑,在分手之后,他就主动要求放弃继续做我的编责了。我不知道它会不会通过,也不想去担心,我只知道,我想说的话都在里面了。

鹤啊,阳光很美,真的很美,愿你以后的每天也能遇见他。



“著名作家三日月宗近,于2016年12月24日,在家中服安眠药自杀。据他的编责提供的消息,在去世前曾发给了编责他人生传记的最后一章,里面涉及三日月宗近的前任恋人,传记里并没有暴露名字,我们可以认为是三日月宗近给予前恋人最后的尊重以及留念。”


end.

对不起诸君,我最近喜欢吃玻璃渣

终于写了次爷爷视角


评论(4)
热度(44)

© 苍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