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辣鸡水平
cp洁癖超级重

【三日鹤】楼上那位学长中下章

学生爷x学生鹤

跟一期山那篇相思是同一个背景

这篇是@鳶鳶鳶 請叫我小叔母 的点文

别看了上面那三句就是我复制的。



上回说到鹤丸去到三日月的宿舍。

“哈哈哈,看不出学长是这样的人呢。哈哈哈,吓到了。”鹤丸国永挠挠头,“学长你先去换衣服吧,我在这等你就好。”

“好的,小狐丸你跟我来一下。”三日月收起宿舍钥匙,刚走出两三步,又转头对鹤丸国永道:“其实,你坐那里也可以的。”鹤丸国永看去三日月手指向的地方,一块浅绿色的沙发安放在那里,上面并没有什么杂物,鹤丸国永瞄了一眼,放心的坐在了上面:“谢谢学长。”

“喝点什么吗?”三日月停在自己的衣柜前,随意找了件悠闲的衣服,搭在肩上问他道,身后是一脸委屈样的小狐丸。

我这可以理解为学长气场很强?

鹤丸国永想着,笑道:“温开水就好了。我也可以自己倒的.....在哪呢?”张望着,却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目标。没办法,太乱了。

“不用,让小狐丸来就好。”三日月瞪了一眼小狐丸,小狐丸立马狗腿的跑进一个最里面房间,一阵鼓捣用具的声音,两分钟后小狐丸捧着一杯水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递给了鹤丸国永。

大嫂给您!大嫂您喝!

就差没跪下了。

三日月则对小狐丸的表现特别满意,“学弟你就先等着吧,我还有点事和小狐丸说。”鹤丸国永点点头,小狐丸在三日月走进他的房间后,转过头对鹤丸国永说,“其实你学长就是这样的人,你以后要小心点。”说完之后,赴死一般的走进了三日月房间。

大嫂,我已经提醒你了,以后自求多福啊!

小狐丸本来想提醒鹤丸国永三日月是个深不可测的家伙,可是这样的一番话,在鹤丸国永的思想里,却变成了“原来是因为学长换衣服要让人陪才让我小心点的吗但我不介意学长的肉体舔舔舔。”

毕竟谁要在换衣服的时候再叫人一起去这种事情真的很容易误解啊!

如果小狐丸能知道鹤丸国永内心的想法,定会气绝身亡。

傻的真是可爱,我的鹤丸国永小朋友。


惨被鹤丸国永抛弃而现在在食堂以愤怒化为动力的烛台切光忠收到了一条来自他敬爱的兄长大人的短信。

“光忠光忠,我已经成功打入敌人内部啦!战场很乱!学长穿悠闲装的样子也很是帅!现在正在去餐厅的路上,没想到学长换衣服也要人陪。”

战场?很乱?三日月这是什么鬼怪癖???

不忍脑补场景的烛台切光忠选择继续吃饭。

顺带一提,小狐丸现在都还没从三日月的房间里出来。



新学年的开始,烛台切期待已久的弟弟大俱利伽罗终于升上大学了,在两位哥哥的撒花欢迎下,大俱利伽罗很不情愿的入住了他俩所在的宿舍。

没有兴趣和你们打好关系。

大俱利伽罗丢下这句话,就自个收拾自己的房间去了,在两位哥哥欣慰的目光下,大俱利伽罗准确的第六感告诉他,将来的大学生活也不会很安稳。

哎呀小俱利原来会自己收拾床铺了我怎么不知道!这是鹤丸国永。

新年回去要和太鼓钟说一下让他学学小俱利!这是烛台切光忠。

远方的太鼓钟贞宗打了个喷嚏,搓了搓自己的手。

最近秋天是不是特别容易感冒?


大俱利伽罗在前往课室的路上,身后跟着两个奇奇怪怪的人。他是这样评价的。

鹤丸国永和烛台切光忠打着“小俱利第一天来上大学要是不适应大学生活怎么办”的幌子跟在他后面,其实就是想去围观围观新来的学妹罢了。

“要试着谈人生中的第一次初恋啊小俱利!”鹤丸国永对大俱利伽罗竖起大拇指。

哈?你不也是没谈?一脸不爽的大俱利伽罗质问鹤丸国永,得到的却是对方一句已经有暗恋对象了所以要把他追到手才谈的回答。烛台切光忠并没有参加这场闹剧,而在懊悔怎么突然就会鬼迷心窍的跟着鹤丸国永来这。内心戏十足。

三个男人两台戏。


“哟,是鹤啊。”三日月路过此地,正好看见鹤丸国永,打了个招呼,对鹤丸国永的称呼也从学弟变成鹤了,为此当时鹤丸国永还激动了好一阵。

“学长!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看到三日月,鹤丸国永就不再和大俱利伽罗打闹,可以说是用蹭蹭到了三日月的旁边,大俱利伽罗本来不想和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打招呼,这应该是和鹤丸很要好的人。

叹了一口气,我这个字还没从口中吐出来,大俱利伽罗便看到鹤丸国永那种奇怪的眼神,又打量了一下三日月的形象,突然明白了鹤丸国永之前说的话。

“小俱利你这把美工刀是从哪里掏出来的给我放下!你要对会长做什么?!”

三日月:你这兄弟有点奇怪。

鹤丸国永:啊哈哈他就是这样别在意。

tbc.

灵感死亡。

这个短篇的结局先放一放xd先把男审神者的点文写了先xd

其实在这章里还有一个梗没写出来是因为文中时间线的问题?

那个梗有机会再用吧。

越来越觉得自己写的烂,短小帝无误。


评论(3)
热度(45)

© 苍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