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辣鸡水平
cp洁癖超级重

【一期山】相思安骨成红豆

可能是he

冷门西皮我就喜欢吃啊

第一篇一期山粮



“离开你的第十天。”

山姥切在他的笔记本下写下一行字,这是自从他跟一期一振分手之后每天都会写的日记,算来有十天了,山姥切继续写着,“2016.11.12.阴。今天来花店的客人不怎么多,那个叫鹤丸国永的小子每天都会来买一枝玫瑰花,说是要送给自己的学长,我问他你怎么知道你学长会不会答应你,他回答我说总有一天学长会动心的,真执着。”

写字的手停顿了一下,山姥切抬头看着花店剩下的花,目光搜寻着,找到了目标之后松了一口气,他又写下一行字:“你喜欢的风信子我还有给你留着,哪天来买走吧?”

山姥切合上笔记本。

和一期一振分手是在10天前,山姥切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期一振开始对他疏远,偶尔想和他一起出去,也被拒绝了邀请。

分手吧。一期一振通过电话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山姥切一言不发的挂掉电话,本来要送给一期一振的风信子,却因山姥切手指的突然无力,掉在大街满是白雪的地板上。山姥切深吸了一口气,又呼了出去,看着白雾在空中飘散,鼻尖一酸,强是抑制住了要掉下来的眼泪,把自己的帽子拉下来,没有注意那束精心包装好的风信子,大步离开了这条街。

第二天,山姥切又来到这条街,也许是心里还有点妄想,他站在昨天和一期一振约好的咖啡店门口前,静候一期一振的到来。

一期一振不会来了。山姥切这样想着,可却还是固执的不肯离开,他从中午站到下午,连咖啡店的服务员都忍不住走出来问山姥切,你到底进不进来?到底是不是来咖啡店的?我等你进来很久了好不?

山姥切道了声抱歉,没有要继续等的必要了,转身回了花店。拿下了花店暂不营业的牌子,打开花店的门,扑面而来的香气刺激着他的嗅觉,山姥切跺了跺脚,长时间的站立使得他的脚无力酸麻,他搬开凳子坐下,把自己的笔记本,本要计算昨天的账单,他拿了另一本笔记出来,娟秀的钢笔字在纸上浮现。

“离开你的第一天。”

他专心致志的写着,每一天都有坚持写。一期一振会看我这些日记吗?他停笔,有客人来了,客人在花店里转了几圈,最后指着玫瑰花对他说:“请给我一支玫瑰花。”

他第一次认识,这就是鹤丸国永了。

那个人每天都会来买一支玫瑰花,山姥切忍不住问他你每天来买一枝花要干嘛,鹤丸国永一笑,对他道:“我当然是要送给学长啦!”

“表白?”山姥切结果鹤丸国永递过来的钱,继续问道。

“当然,我听说学长最喜欢的就是玫瑰花!”一提到鹤丸国永的学长,他的眼睛就开始发光,“我跟你说,学长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他眼睛里面有月亮!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而且学长好温柔!”

住嘴,我不吃你的狗粮。

面无表情的山姥切往鹤丸国永嘴里塞了一块江雪左文字送来的饼干,成功的让鹤丸国永住了嘴。

看吧,毁灭人性的味道。

“离开你的第五十天。”山姥切数了数记录过半的笔记本,“新年,天气有所好转,开始暖了一些,但是积雪还没融化,不知道你怎么样了,现在有找到新的女朋友吗?我认识了一个很阳光很棒的人,我们成为了朋友,但性格和当年的我完全不一样呢。”

下面还有一行很小的字,“我想你了。”



山姥切把自己的日记一页一页的撕了下来,然后再叠成一只只小小的纸鹤,用线串起来,在用线串起来之前,他还特地在纸鹤的表面涂了一层蓝色的颜料。让字迹不让被看出来,最后挂了个风铃,这一串就算完成了。

还是想给他看。但山姥切不敢把日记当面给他,只能用了这个办法,想让他看应该更明显才是.......

这不是自相矛盾嘛。山姥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看来一期一振曾说过的话应验了。

“国広很机灵,但有时候会很蠢呢。“


这样的季节没有风信子,山姥切就放弃了把风信子也送过去的念头,找了张贺卡,山姥切努力的写出了另一个字迹,因为一期一振太熟悉他写的字了,一看就会被认出,礼物也肯定不会收下吧,还是不要被认出好了。

“祝你新年快乐。”短短的只写了一句。

山姥切把它包装好,把那个暂不营业的牌子又挂在花店门前,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一期一振的家,还是那栋小洋楼,一个多月没来这里了。是夜晚,房子里却没有开灯的迹象。

不在家啊,山姥切把准备好的东西塞进了一期一振家的邮箱,左右望顾确认一期一振不在的时候,才松了口气,离开时的步伐也轻松了一些,有一件心事终于了却了呢。



啊,有人送过来东西。一期一振加班完回家的时候看见了邮箱里漏出一角的白色物件,把它拿了出来。是谁会给我送东西啊?真意外。一期一振阅读完那张写有‘祝你新年快乐’的纸后想道。

撕开包裹的包装纸,里面是一个不大的白色盒子,一期一振将纸鹤风铃拿了出来,“送这个吗....更让我意外了啊....”良久,一个笑容又在一期一振脸上出现,“好过没有啊,我还挺喜欢的。”他将风铃挂了起来,用手扫过其中一个风铃,发出悦耳好听的铃声,一期一振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他伸了个懒腰,“晚饭吃什么呢....”

晚上的风很大,一期一振没有把窗关紧,一阵北风趁机吹进了一期一振的窗,把连接着纸鹤的线吹断了,本来山姥切的手工就不是很好,做的质量也不是很好,一吹,纸鹤里面一层漏了出来。

“诶.....这是.....”一期一振捡起被吹掉的纸鹤,“都被吹坏了。”一期一振把纸鹤渐渐打开摊平,出现的是他最为熟悉的字迹,这是山姥切写的,所以......这是山姥切送过来的?

“离开你的第十五天。”

“离开你的第十六天。”

“离开你的第十七天。”

一期一振一页一页的看了下去。

啊,我早该想到的,这是山姥切送的,毕竟,也只有他和弟弟,才能让我真正开心啊。

随即的是关门声。


被一期一振扔下的纸掉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打开的一角微微的展露开,那是山姥切临时想到的一句话。

“相思安骨成红豆。”



end

今天你有大天狗吗?

没有!

题目我以为是真的有这句诗句才用的啊。

想看一期笑着叫山姥切“媳妇”

被三日鹤喂狗粮的被被:


评论(7)
热度(37)

© 苍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