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辣鸡水平
cp洁癖超级重

【三日鹤】鹤丸先生他啊

整篇文用堀川的视角来描写,堀川ooc有。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入。

微兼堀。

鹤丸先生他啊,是个十分固执和痴情的人。

啊,还没做自我介绍,我叫堀川国広,是本丸新来的刀,没有打过招呼就和您说话,真抱歉,莺丸大人。

诶,茶是给我的吗?谢谢莺丸大人!问我来做什么吗?

听主人说你也留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吗?因为想更好的融入大家呢,呃,兼桑的事请多告诉我一点吧!

哈哈哈,原来兼桑会因为我还没来而赖床吗?真让人吃惊啊,从今天起我会好好照顾他的,这也是身为助手的责任吧。

唔,聊了那么久,我还有一件事想问莺丸大人,鹤丸先生他,怎么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呢?十分的没有精神呢,去问主上大人,主上也不告诉我呢。

不能说吗?可在外流传喜欢惊吓的刀如今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也还真是让人吓一跳?开导了才能有精神,才更好的为主上工作呀!

如果真的不能说的话就算了,是我冒昧了,天色也不早了,和您聊天很愉快,我先回去了,兼桑还在等我,再见,莺丸大人。

我是堀川国広,新到来本丸的刀。我本来想着打听点本丸里的事,却在谈论鹤丸先生的时候被拒绝了。究竟是什么事,让鹤丸先生如此没有精神,让莺丸大人不肯告诉我呢?

还真是十分好奇呐。我翻个身,盯着眼前的天花板,身旁的兼桑发出细微的呼吸声,时不时还会打呼噜,一定是内番非常劳累了。

既然好奇的话.......那么明天就去寻找答案吧!

天微微亮,我就爬起来了,兼桑熟睡着,整个人是大字型,被子也踢开了。我看到此景,无奈的笑笑,帮兼桑把被子盖好,确保不会兼桑再踢被子后,悄悄走出了部屋。

刚来到本丸,也还不是很熟悉,在本丸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鹤丸先生所在的部屋。难道这次行动就要失败了吗?我正沮丧的想着。想往回部屋走的时候却看见一个白色的人影。

鹤丸先生?这么早他去哪?我跟上了鹤丸先生,悄悄跟在他身后,想去找点线索。

啊,鹤丸先生走进厨房旁的转角了。鹤丸先生走的太快,我不得不加快步伐去追上他。

躲在墙后面,我观察着鹤丸先生的举动。鹤丸先生敲了敲墙壁,一道棕色的门慢慢现形,鹤丸先生打开门走了进去。

诶?!本丸还有这么高级的配置吗?!别的刀知道这里有门吗?!我惊讶的想着,安抚了一下因为跑步而加快心跳的心。还想着进去打探一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

“堀川?堀川?”

啊,兼桑在叫我,这次不得不放弃了,反正都知道地点了,不如下次再来。我想着,接着转身往回走了。啊,还有,下次要晚上来好了,早上会跟鹤丸先生撞上。

“兼桑叫的太大声啦,别的刀也会给你吵醒呢。”

“看不到你我心慌嘛。”

啊,到晚上了,是时候去看看白天发现过的地方了。刚内番完,整个人都满身大汗,用衣服抹了一把,看见内番搭档鹤丸先生也是浑身的汗,遍便微笑的提建议道:“鹤丸先生,一起去洗个澡吧。”

鹤丸先生没有答应我,他说内番完毕了要去找烛台切先生商量事情,先走了。

那么您先去吧,工具我来收拾好了。我对鹤丸先生说,然后微笑着目送鹤丸先生离开。在鹤丸先生走了不久后,我收拾完工具并没有去洗澡,而是来到了厨房转角处。

说真的,这里很容易就被厨房里的人看的一清二楚,烛台切先生现在估计在厨房吧,他在的话鹤丸先生也会在,怎么办?不能鹤丸先生被发现啊,不然的话就完蛋了。

是我想多了。五分钟后站在房间里的我想。

我心中暗自侥幸,开始巡视这个房间,这个房间不大,但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把已经破碎的刀。让鹤丸先生魂不守舍的就是这把刀吗?让人出乎意料啊。

但是,这把刀花纹非常漂亮,我打量着,从长度上来讲应该是把太刀,虽然碎掉了但刀锋也十分的锋利。这是谁的本体呢?

来过本丸却碎了的刀的吗?

主上说过,他曾收集过全刀帐,当时的语气十分自豪呢。

碎掉的刀只有一把,如果我到本丸的话主上也就只缺那一把刀了吧。什么刀才会拥有那么美丽的本体呢.....

啊,我想到了。

整个本丸里应该是最显眼的,最美丽的,那位拥有天下五剑最美称号的那位大人,却没有在本丸里。碎掉的是他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鹤丸先生和他的关系一定很好吧。

真相还是让人有点可惜呢。

这里留不了多久,还是先走好了。

从那之后,我就没有再去那个房间了,做好刀该做的吧。出阵,内番,远征,日子每天都这样过,有时候早起也能看见鹤丸先生去那个房间。也会偶遇上其他人,大家都很有默契,对这件事闭口不提。

今天起床有些不一样,即使部屋离主上房间很远也能听到吵闹声,连一向贪睡的兼桑也被吵醒了。那边在做什么?

“我跟你说过不许带走他!”

“鹤丸,我找到能重锻他的人了,你把刀给我,他能回来的!”

“回来又怎样!那也不是当初的他了!”

鹤丸先生和主上在吵架。主上的情绪很激动,而鹤丸先生则是紧紧地抱着三日月大人的本体,不让主上去拿走。

争吵的十分厉害呢。

不好过去打扰,只好和兼桑一起坐在地板上,静静等待这场闹剧的结束。

当明石先生扛着鹤丸先生过来的时候,我才站起来,腿坐的有点酸了,差点摔倒。

“是....把鹤丸先生打晕了么?”我看到鹤丸先生手里已经没有那位大人的本体了,眼角还有泪痕,但双手还在做着拥抱的动作。

“主上说,砍脖颈会晕,我照做了。”

“方式有些暴力....把鹤丸先生交给我吧,我扶他到房间。”兼桑听到我这话也站起来,指了指自己的肩膀,示意让他扶。

“谢谢,兼桑。”

重锻的日子有些漫长,鹤丸先生醒了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他比之前我看到的更没有精神了,之前会做的惊吓也一点都没有了。虽然本丸依旧很热闹,但总觉得少了什么。

少了充满活力的鹤丸先生。

诶,是三日月大人吗?您终于来本丸了,我们都等您很久了,主上准备了欢迎会给您,参加欢迎会之前,请跟我去找主上吧。

您,虽然记得自己重锻的事,却失去了之前的记忆吗?啊....真是可惜啊,有位先生一直在等您。他叫鹤丸国永。需要我讲一些之前的事给您听吗?我不介意的,三日月大人回来就好。

我没来本丸之前,这里曾有两把刀,他们一开始就陪伴着主人,过了很久,本丸里的伙伴变的很多了,两把刀也相爱了,他们整天都要黏在一起,从日出到月落,出阵,内番,远征,两位也要一起,他们俩是本丸里最幸福的了,本来会这样长相厮守下去,可是在一次出阵,其中一把刀却碎掉了,另一把刀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性格也不如从前,整天守着那把已经碎掉的刀。他以为他不会回来了。

可是有一天,那把碎掉的刀终于重锻回来了。

然后他们又相遇了。

啊,三日月大人不是很听的懂吗,那把碎掉的刀就是您呢,如果鹤丸先生知道您回来了,会很激动吧,会像一个终于拿到心爱之物的孩子扑向您呢。

鹤丸先生他啊,最喜欢您了。



肝完啦w,开头和结尾用了一种新文体去写,结果崩了......

感觉像在记流水账。

还有,我要划重点啦w,文中有一句话:【主上说过,他曾收集过全刀帐,当时的语气十分自豪呢。

碎掉的刀只有一把,如果我到本丸的话主上也就只缺那一把刀了吧。】

这里,本丸里只有一把堀川,而三日月碎掉的话,在堀川没来之前,刀帐里少两把刀,也就是说堀川也是重锻的,原来那把碎了。

下午更新攻略。

再次跪求喜欢和评论【土下座】

不配图我总觉得不专业,不完整,不舒服。

【鬼知道这篇我码了几个小时】

评论(4)
热度(32)

© 苍默 | Powered by LOFTER